发布日期 2019-05-08

面对流媒体:奥斯卡“有限妥协”,戛纳“冥顽不灵”

原标题:面对流媒体:奥斯卡“有限妥协”,戛纳“冥顽不灵”

奥斯卡又改规则了!这次的改动中,最醒目的是把“最佳外语片奖”变成了“最佳国际影片奖”,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对外的官方解释是:“外语片”的说法已经过时了,用“国际影片”才能更好地体现积极的包容性。然而,该奖项的报名资格并没有更改,还是由美国境外制作的、非英语为主要对白的电影,且必须由各国官方推荐,一国(地区)一部,没能像戛纳等国际电影节那样真正“开放资格”。对于广大报名者来说,唯一有利的改动是“最佳国际影片奖”的提名名单从原来的9部增加到了10部,其中7部由学院下属的国际影片委员会直接选出,另3部则由国际影片奖“执行委员会”推荐,至于其中细微的差异,只能等正式开始报名和投票时才能体现。

这样的更改,多少让外界失望。从“最佳外语片”到“最佳国际影片”,似乎只是个“不换汤也不换药,只换标签”的小变动,而另一个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“限制流媒体电影参赛资格”的争议却没有改变。以Netflix为代表的流媒体平台出品的电影,仍然只需满足在洛杉矶的影院上映一周,就能报名来年的奥斯卡,如此宽松的条件一直让以史蒂文·斯皮尔伯格为代表的传统电影人不满——影片都在网上直播了,仅仅象征性地在某家影院放一个礼拜,连票房都没有统计,这不是钻规则的空子嘛!拷贝(或DCP)无需进影院,观众也没真正的买票观影,这还能算是真正的“电影”,还有资格参加电影学院的奖项评选吗?

如此操作,若只是那种不入流的“网大”级作品,斯皮尔伯格不会如此“痛心”和“担心”,可偏偏现在能让Netflix钻上空子,博得奥斯卡奖项的,是《罗马》这样真正具有才华的世界级佳作,这会给后来者造成榜样示范效应。或许在老派的好莱坞人看来,今天奥斯卡默许Netflix利用规则参赛,就是在肯定电影之于影院不再具有依赖性,客观上推动更多影片和电影人投奔新兴的流媒体平台,而非传统的制作、发行和放映渠道,长此以往,传统制片厂的电影将越来越少,院线和观众也会越来越少,将来真的会有一天大家都不再去影院,只在家中动动手指就点播了。

斯皮尔伯格

“我觉得,人们需要有机会离开他们安全、熟悉的生活,到一个地方去和他人分享某种体验:一起哭,一起笑,一起害怕,结束之后,他们彼此间或许会少一些陌生感。我希望电影院能继续存在,电影院里的体验在我们的文化中具有重要的意义。”正是出于维持影院所能营造的“集体观感”,也是出于对整个产业未来格局的担忧,斯皮尔伯格这次在学院会议上向流媒体发难,企望用更严苛的规则来“狙击”流媒体,把观众们拉回到电影院。毕竟,规则总是滞后于时代发展的,流媒体这种硅谷来的新兴势力,有足够的资金和技术来颠覆好莱坞经营多年的娱乐体系,无论是奥斯卡还是斯皮尔伯格,都无法阻挡科技的跨越,更无需否认,流媒体“财大气粗”似的粗放式支持更有利于创作者,而“奥斯卡”本身,正是立于这种“艺术”和“科学”的创新鼓励。

因此,虽然连续推出了不少规则更改,但面对流媒体事实上对传统产业的冲击,对影院观众的掠夺,奥斯卡这次的回应非常谨慎,既没有冒然关上大门,也没有提高门槛(比如要求更长线的放映时间和更大规模的放映范围)。至少在目前看来,以约翰·贝利为首的学院方留下了这个7天的小口子,也就是留下了流媒体电影与传统片场作品同台竞争,至少在艺术评判上一视同仁的机会。流媒体的盛行已无法阻挡,不只是Netflix、Amazion和Hulu,还有迪士尼等传统公司也在大力推进流媒体业务,他们若要绕过现有规则可以有更多的方式,而不给他们入围、获奖的资格,其结果反而会让奥斯卡的选择面越来越窄,真要撕破了脸,他们说不定会自组一个新奖,和奥斯卡分庭抗礼。

相比之下,修改奖项名称、增加提名数、提早公布短名单、取消部分奖项直播时间…这些规则的更改都是小打小闹,能提升的关注度和话题性十分有限,搞不好还弄巧成拙,伤了同行的心。奥斯卡迄今已经办了92届,电影从无声变成有声,从黑白变成彩色,随着技术的变革和行业的细化,美国电影学院一直在调整规则来适应。如果说,前几年大规模增加少数族裔成员和提名资格,是舆论大环境下的政治表演,美其名曰“多元化”来巩固自己的覆盖面和认同感;那今年关于流媒体的规则争论,才是真正触及到奥斯卡的专业性和权威性,毕竟在飞速发展的时代面前,他们不只是投票者,也是被投票的那些人。

美国人想明白了这个道理,没理由发明电影的法国人心里不清楚,可与奥斯卡“谨慎”的妥协态度相比,戛纳电影节对于旧规则的保守,反而显得有些傲慢和不合时宜。如今,在面对流媒体的入围规则上,美国人是在“不变应变”,法国人则是在用“不变抗变”,两相比较的案例,就是失去角逐金棕榈资格的《罗马》,在奥斯卡上依然勇夺4座小金人。去年戛纳,正是因为Netflix和组委会彻底谈崩,包括阿方索·卡隆的《罗马》和奥逊·威尔斯的遗作《风的另一边》等五部影片失去了海滩首映的机会;今年戛纳的官方选片单里,再也没出现任何一部Netflix或Amazion的电影,这让观众和媒体都颇为遗憾。

《罗马》

《风的另一边》

也不能说法国人冥顽不灵,不顺应时代,事实上戛纳这些年也在更改规则,譬如用“禁止红毯自拍”来规范首映流程,“取消媒体提前场”来保证神秘感和口碑,都是在日新月异的媒体渠道和传播形式面前,维系权威性与广泛性的平衡。对于戛纳主席勒布雷特和总监福茂来说,照顾好媒体、片方已经很不容易,可作为电影产业的一部分,他们身后还有更重要的院线生意,没有真金白银的票房,5月份的戛纳电影节就真的只是一场秀了。

流媒体平台的最大优势是“全球直播”,这种“原罪”与传统的区域发行和院线放映模式无法调和,在戛纳这个窗口,欧洲影院从业者真正感到了斯皮尔伯格口中的“威胁”,也就选择在这片海滩上狙击流媒体大鳄的“登陆”。而目前看来,Netflix并不在乎戛纳针对自己的规则改变,也不会就此向“线下到线上36个月窗口期”这样古板的制度妥协,“不接受Netflix电影参赛”的新规最后损害的还是戛纳——业内推测,福茂的老朋友,好莱坞名导斯科塞斯的新作《爱尔兰人》之所以无缘本届戛纳,就是因为其全球发行方正是Netflix。

文 | 董铭

这只羊注定被“复联4”碾为齑粉 但这个梦值得凝视

权力的游戏是一场人性风暴试验,而女人是闪闪发亮的幸存者

韩国有种类型电影:“不黑自己的国家我不舒服”

她非比寻常:从“红二代”到“行为艺术之母”再到“行为艺术祖母”

“北影节”回顾:洪尚秀是无解的困问,侯麦是治疗与升华

聚合阅读 戛纳 冥顽不灵 奥斯卡 流媒体 有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