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日期 2020-02-04

形雅记·艺术|跨越冬春的一抹绿色

原标题:形雅记 · 艺术 | 跨越冬春的一抹绿色

2019 年12月20日至2020年2月9日,松美术馆跨年展览“绿色”在光阴、冬春、五个佳节交替中举办,该展呈现艺术家赵赵创作历程中最精彩的时间表:2016年至2019年间的艺术创作,并由崔灿灿担任策展人。

赵赵“松”间个展

2019 年12月20日至2020年2月9日,松美术馆跨年展览“绿色”在光阴、冬春、五个佳节交替中举办,该展呈现艺术家赵赵创作历程中最精彩的时间表:2016年至2019年间的艺术创作,并由崔灿灿担任策展人。

展览现场

这次展览是赵赵首次在北京举办的美术馆规模个展,也是艺术家最多、最集中的一次作品呈现。

展览现场

生于 1982 年的赵赵,作为新艺术代表,他的身份和实践极为丰富和广阔。赵赵自始至终都持续着颠覆性的方式进行创作,他热衷于利用各种艺术媒介对现实及其艺术形态传统惯例提出挑战,其各种领域的作品旨在探讨个体自由意志的力量和权威控制的力度。他既是一位活跃且备受瞩目的艺术家,又是纪录片导演、古美术研究者、潮牌创立者。他所涉及的话题来自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再造,现实时空的想象,以及对艺术潮流的回应。

展览现场

松美术馆悠然的景色中,“绿色”成为生命力的象征。

展览现场

在松美术馆负责人王端看来,松美术馆开馆以来,每一个展览都在某种程度上强调艺术的对话性。“绿色”同样是一种对话,赵赵对古美术的钻研和热爱,从中汲取营养来激励自己对当代艺术持续的热爱和创作。此次展览是松美术馆首个中国青年艺术家个展项目,未来“松”会继续关注青年艺术家,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尽一己之力。

展览现场

艺术家赵赵在开幕式上笑言,因为自己住在宋庄,他是看着松美术馆“长大”的,“松的展场就是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体,不同于其他展览,将古美术与当代艺术布展十分困难,非常感谢松美术馆团队的付出。”

展览现场

策展人崔灿灿表示,“绿色”是序曲,也是赵赵全新的开篇。绿色同样寓意过去的发生,赵赵几年来蓬勃旺盛的创造力和辽阔的视野,亦如一片枝繁叶茂的森林,万物生长于此,也兴盛于此,孕育着生命力的无限持续,以及一切可能。

展览现场

“绿色”多方位地展示了赵赵对时间、历史以及人类关系的深刻理解,形成一个错落有致、意味深长的艺术故事。故事分为三个篇章,由不同的视角和时空组成,它们短暂交汇,又彼此注视,形成独一无二的线索与目光。

展览现场

在第一篇章中,展示了赵赵创作中的自我意识和生命感知。绘画成为探究赵赵自我隐喻的密钥。在这个篇章中,一个立体的人,在一瞥间,与永恒背道而驰,忽远忽近,时而纯洁,时而浪漫;第二篇章,则呈现了赵赵与历史、社会之间的丰富关系。两个盘子作为开篇,一简一繁,两种身份,形成历史的不同结果。如两件西装又将大的历史叙述,拉回具体的家庭,两代人价值观的对峙和分歧,一封信和两件西装成了这段往事的物证;第三篇章,展示了赵赵在万事万物中倾注的宇宙观。苍璧礼天,跨越七千年的时空,成为这段距离的开始。黑色的柏油路中,“微不足道”的生命,成为弥留的花火,言语的岩石,认知不断转变。在赵赵的宇宙观中,几千年可长可短,万事万物皆有其裂缝。一段经验,会给予另一段经验启示;一段历史,也会因另一个迥然不同的事实发生,再次鲜活地延续生命。绿色亦是象征,万事万物在岁末与伊始间,在寒雪和立春中,宛如松柏的苍劲,自然而然,常青常绿。

展览现场

在本刊专访中,说到对于今天中国传统文化的再造,赵赵认为中国传统文化一直没有断过。“这个是比较重要的视角,不论在南宋崖山海战之后有无‘中国’,在我看来整个大的文化脉络并没有中断。比如说,在我们的文化里,有两个东西是原创的——一是中国的玉器,玉背后的红山、良渚、龙山等文化,一直到今天,我们对玉的创造力和理解力都没有断过;二是中国的瓷器,我们对瓷器——‘china’(瓷器的英译),从一千年前的宋朝以来,对它的创造也是一直持续的。我们本土就是这两个创造。很多东西是一个很共生的文化,但是在这个本土上面,滋生了很原创的,别的文化没有这样高度的,就是这两件事情。”

展览现场

艺术家继续谈道:“再造本身就意味着前面的系统坍塌了,或者说已经枯萎了,如何再去激活它的问题。对于我来说,我今天做的工作就是把这两件事情搭建起来,实际上两个线头都有电,只是谁去把它搭着而已。但是谁去把这个真正核心的东西搭建起来,需要一个两边都非常熟悉系统的人才能去搭建这个工作。”

展览现场

在“绿色”展览期间,松美术馆安排了很多具有“松”特色的公共教育讲座和活动。赵赵首次尝试制作了以儿童为对象的导览讲解录音。“这次我们做得很细节的工作,之前是绝对不会做的。我要去解读那些作品,如何让小朋友能听懂和理解。我需要有一些语气和口吻是他们能够接受而不是抵触,所以这个对我们来说还挺难。但这次都要去做,因为打开了一个公共教育平台,还是尽量让更多人了解。”

2020年庚子鼠年春节,赵赵就在“绿色”中,忙碌地过去了。

作品欣赏

《绑着树干上的玉猪龙》,2019,石膏,3件,230×70×45cm

《碎片》,2015,铜,90×210cm

《弥留方案》2018,铜、不锈钢、沥青,20×1100×400cm

《西装》,2016,西装、书信,尺寸可变

《星空》,2019,布面油画,200×160cm

《爷爷给你讲个故事》,2018,布面油画,35×27cm

《自画像》,2018,布面油画,25×37cm

《自画像》,2016,布面油画,27×35cm

《父与子》系列作品,松美术馆展厅

3松美术馆 3

不拘于一格,不群于“网红”

松美术馆,可能是中国最有格调的美术馆之一。这座位于北京市顺义区温榆河畔的私人美术馆,由当代艺术家,华谊兄弟创始人、董事长王中军先生于2017年9月创办。作为具有国际视角、国际标准的艺术空间,松美术馆总占地面积22000余平方米,室内展览面积约2200平方米,12个展厅错落有序。

松美术馆,被称誉为是一个极简主义美学的艺术容器。团队在将原有马场改造为美术馆过程中,可谓大刀阔斧、删繁就简。以“去掉多余元素,并有效利用原有建筑”为原则,场地内原有红墙黑瓦、装饰繁复的英式乡村风格俱乐部,被“减法”演变为一组容纳 12 间展厅的纯白色极简建筑,绵延展开。拱形、山形、方形等大型落地窗不仅充分采集自然光,也为建筑营造出通透纯粹的质感。

松美术馆

以“松”命名这家独具匠心的艺术空间,是缘于王中军先生个人对松的喜爱。在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中,“松”纯粹、峻然,象征着君子风骨,无论视觉美感,还是精神寓意,都十分契合王中军先生个人对艺术的理解和深植于内心的使命感。于是,移开原有草木,植入 199棵古松,以东方韵味独领那一片园林,有了气有了节有了惊鸿之美,又有了异彩纷呈的世界大师和当代巨匠们的经典作品在松间掩映。

为艺术开辟一片净土,真诚、严肃地向大众展示人类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和最珍贵的情感,是松美术馆的己任。美术馆以个人收藏为基础,持续不断地致力于高品质的艺术展览、深度学术研究和公共审美教育的传播普及。

松美术馆

跻身北京和海内又一独特文化地标,松美术馆开馆两年余来,始终以诚挚开阔之心,迎接每一位艺术爱好者的到来。创办者及运营团队,期许所有热爱艺术的朋友们,可信步于此,畅情彳亍,忘却时间与空间的限制,任思绪自由穿梭,让身心经历一场久违的回归。这样的回归,在松美术馆开馆的 800 多天里,每天都在发生,发生在慕名而来、欣然而归的园林和艺术的叩门访者身上。松美术馆,因为格调,所以成了超凡的网红;也因为出众,成了见证诸多声名于国际的艺会展事的东方迎客松。

松美术馆

王中军先生,在美术馆创立伊始说过这样一段话:“中国当代艺术需要美术馆这一平台,我希望未来美术馆可以遍布全国,增进公众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理解和欣赏,为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带来推动,为中国艺术教育带来影响。希望美术馆吸引的,不仅是收藏家、艺术家,更有大众的关注,成为社会的艺术文化聚合地,架起艺术与大众间的桥梁。此外,年轻艺术家的发展,也是我所关注的,我仍在继续寻找打动我的作品,寻找更多有潜力的青年艺术家,让美术馆群对当代艺术的推动最大化。”

愿每一个关于艺术的梦想都可无惧现实的桎梏,如“松”一般常青、昂然。

E N D

——————

文 |2046

编辑 | 石薇薇

责编 | LENNY

图 |松美术馆

聚合阅读 雅记 冬春 绿色 艺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