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布日期 2020-07-03

成都这座美了40年的院子,请你继续美下去

原标题:成都这座美了40年的院子,请你继续美下去

在游客络绎不绝的宽窄巷子,连拴马石旁的浮雕,都被摸得油光锃亮。

隔壁的网红街区泡桐树街也是人们走街串巷的宠儿,铺子一个接一个,仿佛直接生长在街上似的,一直延伸至泡桐树小学。

令人惊奇的是,它们之间,竟然圈出了一片小天地,安静、清幽得像是邻居的平行世界,唯有街口的几家火锅,张罗着烟火一角。

刚刚年满40岁的成都画院便坐落于此。

木质雕栏、古色古香,像块卧在闹市中的璞玉,乍看朴实无华,细窥却温润得像个君子。

在多年的岁月洗礼中,它早已隐去少年之锋芒,也从未显将老之蹒跚,只在正值风华的年纪里,用最内敛的语言,吐纳着青春芳华。

01/

多年以后,站在下同仁路与支矶石街交叉路口的老院子里,人们准会想起1980年6月5日成都文化公园里那个热闹的一角。

树上,是忽远忽近的蝉鸣,树下,是熙熙攘攘的人群,摄影师张罗着,先生们理了理领口与衣角,女士们轻轻抚平飘在耳畔的发丝,咔嚓一声,留下了精彩一瞬。

成都画院成立纪念照 图源/成都画院

40岁生日那天,成都画院里的热闹喜气,沿着支矶石街口的大门,穿了个通堂。

画院的人都回来了,聚集一堂,或点染丹青,或运走笔锋,为他们熟悉的这个老院子,献上了珍贵的贺礼。

作为四川省最早设立的现代公立画院,成都画院是特别的。不仅因为它持续40年的艺术影响力,也因为它扎实生长在成都街头,绵延多载的共情力。

毕竟,在这座老院子里,艺术从未束之高阁。

而是如同成都人贪恋街边小吃的性格一般,被放在大院塑造的人情味里。

来到成都画院,首先便会为房前院后的银杏树所打动,葱葱郁郁的古木枝丫在屋顶上散开,像一道天然的保护屏障,将院落的墙体错落包裹。

而后,又会落入建筑本身的魅力中,独树一帜的川西民居风格,让这座建筑从内到外,都显露着喜纳人的气息。

不同于城市里的任何一座仿古建筑,成都画院虽竣工于上世纪80年代,但其建筑历史显然可以追溯到更加久远的时期。

它由原位于署袜街的静安旅馆(原陕西会馆)和红星路附近的叶家祠堂迁移合并复建而成,所用材料和营造特点皆来源于这两座建筑前身。

建成后的画院是由两个四合院组成的三进大宅院,保留了穿斗抬梁混合式的建筑架构,狭长的院身,沿支矶石街的一岸铺开。

宅门大方地开向下同仁路,就连放在门口的两个矮狮也是那样乖巧、亲切。第一次跨入这扇大门的人,绕过影壁,便会发现别有洞天。

原来,这才不是一座严肃的艺术殿堂。

在这里,既有书画的典雅,也有坝坝茶的热络,从前院的公共展厅,到后院的工作区,一砖一瓦,都在40载的风雨中,浸润在热乎的大院情怀里。

02/

隐在街角的成都画院,无疑是低调的。但在历史上,它却以无数的高光时刻,照亮了属于这座城市的艺术上空。

因此,有人说,梳理成都画院40载的历史,也是梳理中国西南40载的艺术史,同时,从中还能见证中国艺术发展的脉络。

图源/成都画院

从宽窄巷子地铁口出来,远远地,便能望见成都画院门口的一座石头雕塑,手握画笔,仿佛一个鲜明的icon般向来往于此的游客昭示着成都与艺术紧密关系。

他就是五代时期赫赫有名的花鸟画大师、成都人黄筌,曾受命主持中国历史上首个皇家画院——翰林图画院。

千百年后,与翰林图画院有着承袭关系的成都画院于这片土地而立,自建立以来,先后聚集了一批艺术家为画家和顾问,在40载时光里,诞生了不少优秀的作品。

前段时间,在小都策划的5.18国际博物馆日“要看我的宝贝吗?”线上联展中,成都画院请出了它们的镇馆之宝——首任院长朱佩君的创作于1984年的《瑞鹄祥云》。

正在作画的朱佩君 图源/成都画院

对于爱好走街串巷的成都人来说,这幅作品大概早已混了个眼熟。

毕竟,作为“中国梦”宣传海报的背景,它被张贴在成都大街小巷,随时都在与路人打照面。而两只周身雪白的天鹅在红底金云上展翅高飞,也着实有再好不过的寓意。

尤其值得一提的是,此幅作品中金光灿灿的彩云,是用政府特批的黄金磨成金粉加入颜料绘制而成,艺术价值可见一斑。

朱佩君 《瑞鹄祥云》158125cm 绢本 1984

图源/成都画院

当然,自成都画院成立以来,招聘的专职艺术家中,不仅有国画家,还有油画家和版画家,近年来,在新媒体艺术领域也多有尝试。

诸如,在国画领域,除了朱佩君之外,还有何继笃、夏亮熹、张幼矩、沈道鸿、田旭中、江溶、叶瑞琨、魏明阳、刘德扬、姚思敏等艺术家,版画领域有袁吉中等大家。

左起依次为:吴一峰、何继笃、朱佩君、孙竹篱

江溶、郭生、张幼矩、丰中铁、吴小艾

赵薀玉、胡伯祥 ,图源/成都画院

油画领域,自胡仁樵、万启仁之后,因《剪羊毛》而在第二届青年美展获奖的周春芽,以及凭借《春风已经苏醒》获得全国美展银奖的何多苓又来到了成都画院,此外,还有简崇民、王民平等画家加入。

凭借颇具风格的艺术创作,他们很快便进入了国际当代艺术展览体系,周春芽的《绿狗》系列、《桃花》系列,何多苓的《雪雁》《带阁楼的房子》及《乌鸦是美丽的》等作,更是在国际上享有声誉。

左起依次为周春芽、汪建伟、张晓刚、何多苓

1983年摄于成都画院工作室,图源/成都画院

时至今日,成都画院已有专职画家35位。

在职的艺术家中,既有高晓笛、文永生、李青稞、蔡博贝棋牌游戏寅坤、李晖等实力俱佳的画家;也有苏聪、辜志勇、黄润生、李猛、谷晓艳以其独特的视角,展示先锋意识;青年一代的向洋、钟士敏、刘海涛、曾珍、卢贞、朱迪也都已经在画坛崭露头角;此外,画院还公招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新媒体艺术家陈秋林。

从全国美展到黄胄美术奖再到徐悲鸿美术奖,从蒙特卡洛国际现代艺术大展莫纳哥政府奖到法国蒙比利埃“中国当代艺术双年展”新人奖,这支带着大院精神的艺术家队伍,曾在不少含金量颇高的角逐中荣获殊荣。

《带阁楼的房子》何多苓 1986

图源/何多苓美术馆

《乌鸦是美丽的》 何多苓 1988

图源/何多苓美术馆

如今,尽管成都画院的岗位公招有着非常严格的考核制度,依然有艺术家通过重重关卡来到这里;而从这个画院走出的艺术家们,也以他们的方式,续写着艺术与城市的故事。

03/

2010年,成都画院加挂“成都市美术馆”牌子,从此画院门口的黑漆木牌上,左书“成都市美术馆”,右写“成都画院”。

合署办公后,画院的展览室依照公益美术馆标准进行了改建,将前院的回字形院落设为展厅,每年公益开放300天以上,在城市的一隅,举办着高品质的展览。

图源/成都画院

建院40年周年,距离成都画院加挂“成都美术馆”的牌子又过去了十年。园子里的银杏树已经远远高出房顶,虽还未入秋,但这茂密的树冠仿佛已经让人预见了叶落时分的美景。

夏日庭院,蝉鸣再次爬上树梢,忽远忽近,正是在这样的热络中,成都建院40年艺术季早拉开了序幕。线上线下齐发力,既接地气,又入云端,开展展览、讲座、研讨等丰富的文化活动,回顾画院走过的40年。

作为此次艺术季的重头大戏,《德厚艺精——成都画院建院40周年作品展》和《祥云瑞鹄——纪念朱佩君诞辰100周年艺术文献展》将相继在成都画院的木质雕栏里上演。

首先开展的《40周年作品展》分为上下篇章,以群展的方式,多声部向观众传达画院的40年。刚刚过去的6月,在上篇里展现了画院35位专职画家的作品。一人一幅,每一个笔触,每一次着色,每一张画卷,都包含着时间的变幻与岁月的积淀。

黄润生《高天厚地》布面油画210X160cm 2014年

图源/成都画院

而于今天刚刚开幕的下篇,则着重展示了第十三届全国美展入围或获奖的艺术家的作品,包裹着艺术家们不断更新的创作哲思。

此外,即将于8月登场的《祥云瑞鹄——纪念朱佩君诞辰100周年艺术文献展》,则是对画院首任院长朱佩君个人作品的集中展出。

她在绘画中延续了黄家工笔画的传统,尤其擅长花鸟,曾带领艺术家团队创作《百菊图》,这些精雕细琢的作品,此次画展都将一一展出。

朱佩君《鲜鲜霜中菊》 1977年 126X82cm

图源/成都画院

朱佩君《雾荷》1980年代 64X66cm

图源/成都画院

当然,除了线下展览之外,成都画院还解锁了“云上艺术季”板块,「从画院有“喜”——成都画院40周年云庆典」到「隐藏在院子里的艺术秘密——直播解密成都画院」,再到「十人十日观展计划——成都画院深度观展系列活动」及「画院有“礼”——成都画院40年宠粉活动」等,通过新鲜的方式,向观众们来一场云上体验。

40年来,这座老院子都静静地卧在宽窄巷子的一侧,不慕凡尘之车马,不羡高阁之荣华,只默默在艺术的道路中,潜行、耕耘、革新,以最谦逊内敛的姿态讲述着传承千年的艺术故事。

古朴的它是美丽的,美得洗尽铅华、美得闲适自在。

40年后,请你继续美下去。

成都画院

德厚艺精——成都画院建院40周年作品展(下篇)

7月1日至7月26日

祥云瑞鹄——纪念朱佩君诞辰100周年艺术文献展

8月1日至8月30日

成都画院(青羊区支矶石街59号)

free

— THE END —

编辑:牙尖儿 设计:陈霜奕

图片:未标注图片来自成都画院

聚合阅读 成都 院子